全球货币“大溃败”可能将来临,罗杰斯:或有一种方法能够幸存

文章正文
2021-07-22 04:50

美联储在7月发布的会议纪要和近期多位重要理事持续发出将要缩表和加息的强音,美元指数上升,油价推动通胀似乎正成为世界经济的三剑客。这也意味着美联储在货币利率正常化政策上的正式服软,比很多人设想得要快,等于直接扔出引爆金融和货币市场的金融“核弹”,发出美元流动性料将由涝转旱的最新货币转向信号。

同时,我们也注意到尽管目前美元已经接近于这一轮弱势周期的边缘,但从短期趋势来看,强美元(这里指美元指数和美元利率上升)的预期对市场的吸筹效应已经提前开始。换句话说,当前世界经济正在进行一场货币吸筹的竞赛。

所以,在实际美元利率将走升的环境下,这种外溢效应将会影响到全球市场,从目前来看,先是历经了教科书式大溃败的土耳其里拉汇率创历史新低(与2018年相比贬值逾50%),再到前段时间阿根廷市场的崩溃及近日暴跌的越南金融市场。

越南股市交易所

以越南市场为例,据越南西贡经济时报援引的数据显示,自7月5日以来,2021年以来一直表现亮眼的越南胡志明指数已经累计下跌12.45%,暴跌回到今年原点,其中,胡志明指数在7月12日和19日这两天更是经历了4%和6%以上的跌幅,外国投资者更是净卖出达36万亿越南盾的越南金融资产,是去年同期的2倍,成为美联储预计减码后的最先受到冲击的脆弱市场。

再以巴西为例,早在2021年初,巴西当局就已经单方面宣布国家经济破产,并表示“无能为力还巨额的美元外债”,甚至,该国还停止了维持巴西最贫困的三分之一人口九个月左右的国家补贴,据IMF最新报告,巴西的公共债务约占GDP的100%,该国货币从2020年至今更是贬值36.52%。

很明显,这些市场已经在第一轮竞赛中提前站好了队,而历史上每次强势美元周期总会引发经济和金融市场危机。对此彭博社分析称,越南和土耳其这两个新兴市场爆发出历史上糟糕的市场危机,虽然还没有明确迹象表明接下去其将何去何从,但其程度甚于雷曼时刻,甚至类似于1997年的金融风暴。

不同美元周期的历史数据

我们同时也注意到,有一个让市场更敏感的指标也已经接近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前水平,十年期指标美国公债期限利差收窄至十二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这增加了华尔街和全球市场的担忧。

Business Insider对此分析认为,正如下图数据所示,在过去60年里,每次因金融市场和货币大溃败造成的经济衰退之前,收益率曲线都会出现倒置,不过,现在的市场数据情况看起来似乎更加糟糕。

对此,英国金融时报分析称,欧央行已开始对欧元区银行业的土耳其金融风险敞口表示担忧,而美国6月份核心PPI环比涨幅创下历史最高纪录,也表明企业面临越来越大的转嫁成本压力,这在全球经济和政策没有明显转变的情况下,美债收益率却在持续大跌,但意外的是美元指数走势却与美国国债收益率走势相反,似乎预示着一场风暴到来,意味着一场货币大溃败可能正在临近。

而目前全球金融市场的避险情绪的不断上升,这对正处于以越南市场为代表的高估全资产而言是一个严重的威胁,一旦有的经济体因此出现金融和货币危机就很容易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

对此,知名趋势预言家GeraldCelente日前发布的最新报告中也警告称全球货币大溃败或即将来临,这对市场造成的冲击远远大于土耳其和越南市场危机引发的震荡,换句话说,越南和土耳其可能只是刚刚开始。

知名趋势预言家Gerald Celente

Gerald Celente进一步警示,随着主权货币和金融资产,尤其是一些三高经济体的金融市场出现震荡,这种趋势似乎已经越来越清楚了,因为从目前来看,这一次正在通过新兴市场对欧元区来进行传导,由于目前全球债务已经高达270万亿美元,且其中大部分以美元计价,而美元升值使得许多经济体在本币走弱时更难偿还债务。

而一旦出现债务违约,就意味着本币将会更弱了,进而形成一个恶性循环,直到货币大溃败的到来,此时怎么办?只能紧急加息来应对美元大涨。

我们注意到,今年以来,继巴西、土耳其、俄罗斯、匈牙利、捷克等6国相继意外宣布加息后,6月24日,墨西哥央行在时隔3年后出乎市场意料地突然做出加息决定,将关键利率提高25个基点至4.25%,BWC中文网财经研究团队预计2021年还将会 有更多经济体加入主动或被动加息队列,这同时也标志着廉价资金正式终结。

罗杰斯

不过对于投资者来说多听听一些市场警告声总不是件坏事相反一面,冷静下来我们也会发现,市场的下跌将会为精明的投资者带来买入机会,比如,彭博社稍早前称,素有新兴市场教父之称的80多岁麦朴思目前正在筹集资金等待入场良机,而被誉为最富远见的华尔街金融大鳄吉姆·罗杰斯也在三周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建议投资者要为最坏的市场环境做准备,他称保护自己的唯一办法就是投资或从事自己所熟知的领域,唯一的幸存者将是那些知道自己做什么的投资者。(完)

文章评论